第一百三十回 笑而不语(1 / 1)

加入书签

这期间,见小林有事没事喜欢往狗娃这儿跑,好心的同事就私下对狗娃说,要想和小林谈朋友,光单位分的那个单室套可不行,得赶紧要一套大点的房子。对此,狗娃笑而不语。(未完待续)

“你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太好说话啦。这么大的事也不和大伙商量商量,你就答应了。我告你说,对这个事,大家都有意见。”小林说。“哦?嘿嘿。”“你甭笑。客房部可不能轻易接,客房和餐饮可不一样,真的。”一个中年男人提醒道。“这我也明白。”“再一个,你要是真接了客房部,那人家王经理肯定有意见。”另一个中年男人插话说。“就是嘛,人家干得好好的,你把人家饭碗给抢了,你知道嘛。”“哦,我倒没想到这个。我心想领导要我接嘛,也没法,总不能不听领导的吧。”“你这人就是太老实。”“客房部可是个无底洞,要添置的东西可多呢。”“咱才有点起色,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再接客房,那也顾不过来呀。”“就是。”就这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给狗娃提着意见。

狗娃一边抽烟、一边听着,冷不丁地冒了一句说:“唉,怎么说呢,饭店领导压力也大呀。”小林似乎看出了狗娃的心思,就劝大伙甭再阻拦了,还是让狗娃自己拿主意。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该说什么了。见此情景,狗娃主动举杯道:“来来来,喝酒,我敬大家一杯。”“好,干。”

“既然大家说到了这事,我也就不瞒大家了。”狗娃又倒了一杯继续说:“不错,领导是找我谈过了,我没答应,但也没拒绝。”“哦?”大伙儿用询问的眼光看着狗娃。“为什么呢?”狗娃反问道。“嘿嘿,为什么?”小林笑着看了狗娃一眼问道。“我虽然承包了餐饮部,但还是饭店的中层干部。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事,也去客房部和王经理聊了聊。”

“承包客房部风险大,摸不清市场行情。”一个新招来的大学生插话道。“是呀,而且需要出新,还得更换、添置设备、设施。”狗娃答话说。“但不管怎样,不能影响咱餐饮部的工资待遇。”“这是自然,如果我接了手,餐饮和客房肯定分开核算,最多也就是客房部从餐饮部借钱。”“嗯,记往来账。”餐饮部会计答道。“那钱给借走了,拿什么保证大家的待遇呢?”“哈哈,在保证大家待遇的前提下。”“嗯,这还差不多。”“这样好。”

“还有一个,接了客房部,我肯定更忙了,得发挥咱副经理的作用。”狗娃接着说。“哈哈,老刘,往后得巴结你了。”一人笑着拍了一下餐饮部副经理的肩膀道。“嘿嘿,哪里哪里,餐饮部还是梁经理掌舵。”“副经理主持日常工作。”狗娃补充说。“老刘,听见了吧,这下你的权力可大了。”“哈哈,大家一块儿干,听梁经理的。”

且说十一月底那天,刚上了下午班不久,饭店办公室就打来电话,通知狗娃去一趟总经理办公室。不知道是什么事,也没思想准备,狗娃便带上本子和笔走出了餐饮部。

虽说已经立冬了,可太阳挺好,也没有刮大风,饭店院子里因四面都有楼房挡着也不觉得多冷。狗娃一路走着,不时和碰到的同事寒暄两句。巧了,遇见从饭店财务科过来的小林,小林要狗娃签了个什么字。

总经理办公室在杏花饭店北楼的八楼,大约四十个平方米,是那种带卫生间的标准间,一组沙发和茶几靠窗户摆着。一张枣红色大办公桌坐北朝南,后面是一排大大的枣红色文件柜,前面摆着两把单椅子。

狗娃敲门进了黄总办公室,见陈书记也在,两位领导坐在沙发上聊着什么。见狗娃进来了,黄总招手道:“来,坐,小梁。”陈书记则开门见山地说:“听说了吧?最近省局又开了会,大力度推行承包经营呢。”狗娃笑着答道:“嘿嘿,没注意。”“小梁,这我得批评你了。虽然承包了餐饮部,但还是饭店的中层干部嘛,饭店的事也得关心,不能只顾你的餐饮部。”黄总笑着说。“嘿嘿。”

“哎,最近大家对餐饮部有些议论,你听说了吗?”“嘿嘿,没操这个心。不过,有啥不妥的,我们改,我听领导的。”“哈哈,小伙子,耍滑头是不是?”“嘿嘿,没有。”“小伙子不错,有事业心。新生事物嘛,总归会有这样那样的议论。不过,只要做得正,也不要怕。”狗娃不晓得领导要说什么,一时没接话,只咧着嘴笑笑。“你放心,饭店是会支持你的。改革嘛,总归不会那么顺利的。但只要有利于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有利于提升经济效益,领导都会支持。”“谢谢领导。”“要多听别人的意见,该总结的也要总结,不妥的地方,纠正过来就行了,改革的目标不能变。”“哦。”

就这样,大家在一起说了说之后,狗娃的思路更清晰了一些。第二天,狗娃又分别和食材采购、大堂领班、主厨以及财务上的几个骨干谈了话,大家的情绪才平静了下来。

其实,饭店领导想让狗娃把客房部也承包下来了,一则是迫于上级推行企业改革的压力,不推动客房部的承包不行;二则狗娃承包餐饮快两年下来还可以,正所谓鞭打快牛嘛;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改变客房部的现状必须要有一定的资金投入,而狗娃通过这两年对餐饮部的承包,也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当然,这个资金虽然是餐饮部的结余,但权属上仍归酒店所有,只不过是可以留在承包体使用罢了,这是体制所决定的。因为承包只是对经营管理方式的改革,并没有改变资产的所有制性质。因此,让狗娃去接手客房部,调用餐饮部的结余资金自然也就更顺畅一些。狗娃自然明白这一点,但心想就快到年底了,手头的事情又比较多,也就没有急着先给饭店领导回话儿去。

不过,通过这一件事,餐饮部的出纳小林似乎对狗娃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不时跑到狗娃跟前聊聊。见此情景,同事们偶尔也开一开小林的玩笑,说要给小林介绍对象什么的。可小林也大方,姑娘家并不脸红,只是不紧不慢地说,叫人家不要干预她的私事。可大伙却越发来了劲儿,还是不时和小林开玩笑。

而狗娃呢?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但也没有对小林说过什么。因为人家小林只是常来聊一聊,并没有什么别的表示。不是吗?小林至多是以狗娃的干妹妹自称而已。实际上,虽然这时候大学生在单位还算比较受欢迎、都挺看重,可城里头姑娘们的婚恋观已经发生了变化,光有学历和人品还不行;要是没有钱、没有房子,那姑娘们是不会同你谈恋爱的。

狗娃就住在单位的集体宿舍里。只是因为狗娃是副科级,单位才特地安排给他一个单室套。狗娃已经把妹妹从老家接来了,和他住在一起。这个事儿,餐饮部的同事几乎都知道,晓得狗娃的家庭负担并不轻。更何况,狗娃上无后台,下无根基,将来的前途还不明朗呢。

“哎,你对客房部的承包怎么看?”“我不太懂客房这一块。总觉得客房和餐饮不同,得投入,硬件很重要。”“是呀,没有一个好的环境和设施,客人不会来。即便来了,回头率也不会高。”黄总感叹道。“老黄,看样子,这小梁看问题还行。”“嗯。”“再一个……”“啥?”“说,甭吞吞吐吐的。”“还有,可能和我不一样。”“啥不一样?”“人在单位待久了,抹不开脸。”“哦,这也是一个方面。”

“怎么样?小梁,有没有胆量把客房部也接过来。”“哎呀,这……这个我没有思想准备,再说也没干过这一行。”“没干过不要紧,你不是也没干过餐饮吗?我看就干得蛮好的。”“这不一样,我以前就喜欢餐饮这个行当,多少也做了些调研。”“干干不就会了嘛。”“小梁,我看你就不要推辞了。俗话说,家贫思贤妻,乱世思良将。我和陈书记就看中你是棵苗子,适合搞经营,所以想给你一个更大的舞台,加点担子,锻炼锻炼。”“这……”“哎呀,小伙子,你就甭这呀那的了。你看我们两位领导找你谈了,这面子已经够大的了。”

“那这样吧,既然两位领导这样信任我,那就给我一点时间考虑考虑,也做个调研。”“行,那今天就谈到这里,等你考虑考虑再说。”“不过,小梁,你得抓紧时间,其他人也想承包,我和陈书记还是看中你的。”“谢谢领导,那我先回去了。”“好,想好了来找我。”黄总说。“嗯。”

就这样,狗娃先回餐饮部上班去了。可不知道是领导故意放了风呢,还是有什么别的缘故,没过两天,餐饮部的职工就听说了饭店领导找狗娃的事。对此,大伙儿心里不大舒服。

这天晚上,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几个骨干要请狗娃吃夜宵。说是吃夜宵,其实就是弄了几个菜,大家一起喝喝酒。“梁经理,听说饭店领导找你啦?”酒过三巡之后,出纳小林开门见山地问道。“嘿嘿,你怎么知道的?”“还瞒我们啊?全饭店都知道了。梁经理,是不是要你接客房部呀?”另一位道。“嘿嘿。”狗娃笑而不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