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徒弟要上天〔十〕(1 / 2)

加入书签

她就不信林修垣不会出来,半个月看热闹的人都已散去,正主躲在紫云阁不出来,没有热闹可看,再说明殷峰主的威严名声无人再敢触碰。李菲仗着自家爷爷是长老才这般肆无忌惮再说她师尊是青玉峰主......

李菲相信坚持不懈,林修垣必会出现。

在禁山深处的明殷自是不知道自己二徒弟的桃花,已经在峰内吃憋了半月。此时她身上满是血迹,分不清是自己还是眼前躺尸一地的狼血。

渚云阁的禁山还是有修为高深的妖兽存在,虽说渚云阁是中州大宗门的末尾宗门,却有其他宗门不可奢求的额外修炼资源地,这禁山便是渚云阁的第三绝。第二绝就是符箓,在外界流行的符箓都由渚云阁所提供,品牌老宗门被模仿,但精髓却是如何都令人学不去的,除非是本宗弟子。第一绝是阵法,世上残留的阵法宗门。

渚云阁一路走来很是不易,经历过被其他宗门联手除名,不过因护宗阵法实在强悍没有被攻破,从超级宗门沦落到末尾。

修为比起以前少年时要快几倍,林修垣手上执笔的手没有停下,一鼓作气将桌案上的符箓画上最后笔画,嘴角轻嚼着抹笑意。

这张符箓名为隐息符,使用者可将自身修为隐藏,除去分神期修为的修者能一眼识别,低于分身期的人无法查探使用者的真实修为。分部均匀的纤长手指,拿起案上隐去光泽,看起来普通一张黄纸随着主人的动作,底端顺着风轻轻晃动。

一息之间,林修垣筑基期的修为气息转化为练气期八层,那张符箓在他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尊闭关半个月,也不知道何时出关。

”林师弟,你要躲我到何时?“

没被埋没,却也差不多是这样的结果。每任的宗主这生的愿望,就是将渚云阁发展成先祖生前的高度,或是超越。

原主的本命法宝就镇压在禁山深处,半个月来,明殷躲过来山中修炼,组队来打怪升级的本宗弟子。禁山相当于现代游戏中的副本,此刻她沦为土生土长的人,小命不攥紧,就会去地下报道,又不像游戏里那样,死了还可以重开再来。

攻击她的狼群,修为在金丹期左右,狼王是元婴期中期,可惜让它给逃走了。

简单收拾了下战场,那些狼的妖丹都被明殷收集丢在储物戒内,拿出去也可以小挣一笔。她从最初不敢下手,到此时的麻木,是临近死亡的感触改变了想法。

越到深处明殷将自身的气息敛得干净,呼吸很有规律仿佛与大自然融合般,神识更没有大面积的散播,只限制一百米内。

传音符鸽站在窗沿之上,夹杂着一丝懊恼的清脆女音,从它口中发出。

”噗“

一瞬间有抹火光闪过,窗沿遗留小堆的灰烬,不再见那只仿真的符鸽。

林修垣从暗处走出,桃花眼盛满厌恶,李菲这个女人是缠上他了。

紫云峰的阁楼之外,身穿粉色仙女裙的李菲,脸颊上的粉霞很是好看,她保持十几年的刘海梳了上去,露出圆满光洁的额头,这番精心打扮,更是让本来是美人的她更加靓丽,少了那份稚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